杭州艾迪雅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

【IDEA推薦】有禪 有古 必有樹

日期:2016-04-18 瀏覽量:1963

若問禪宗發源地在何處?人們會說在中國,甚至知道禪都在宜春。若問禪宗高地在哪里?恐怕少有人知道。禪宗高地在京都!若帶著禪的視角看京都,你會發現那里的一切似乎都剛剛好,與禪的精神高度契合。難怪有人會說,不去京都,無法體會到禪的精彩。——純道題記

        日本朋友指著注明許多寺廟庵觀標志的京都府街道詳圖,對我們說:“請看,京都可以說是寺廟之都。”

 他說的是實情。京都是塊小小盆地,四面皆山,山多,寺就多。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,中國和日本都是如此。不僅山上多寺,城區 的大小寺庵也不少,日本朋友說是受長安洛陽的影響,尤其是鑒真大和尚東渡以后,佛事更盛。他們這種說也是有根據的。

有寺有庵,必定有樹。京都的韻味,正在于觸目能見以許多大樹、古樹、名樹。

一座古城,尤其是歷史文化名城,若是沒有保存或很少經年古樹,空有摩天大廈如林聳立,現化代立交橋星羅棋布,總象缺少了靈魂,水泥森林終究不是真的森林。一座花園,若是沒有保存或很少幾株老樹,即使有草坪花圃,曲檻根廊檈也不過是精致玲瓏的盆景,缺乏引人入勝的幽邃意境。

我還是贊成川端康成的說法:“京都作為大城市,得數它的綠葉最美。”

川端康成曾被譽為是最善于寫“日本傳統的哀愁和美。”的大作家。他那部與《雪國》、《千只鶴》等代表作同時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金的《古都》,就是以京都作為背景,以京都自然景色的變遷來表現歲月推移和人物情懷的,尤其是以兩株寄生在老楓樹干上的紫花地丁花開花落,象征二對孿生姐妹的凄苦命運,讀了使人長久地沉浸在悵惘情緒中,川端很愛京都的古樹。他為了給畫家東山魁夷的畫冊《京洛四季》撰文,專誠來京都尋訪他記憶中的古樹,他找到了,那棵古老的大楠樹還長出了翠綠的嫩葉。

“坐在具有幾百年、上一二千年樹齡的樹根上,抬頭仰望,自然會聯想到人的生命短暫。這不是虛幻的哀傷,而是一種偉大的精神不滅,同大地母親的親密交融,從大樹流到了我的心中。也是出于這種感受,晚秋發現了大楠樹嫩葉的顏色。‘老樹一花開’已是很好,現在是‘老樹萬花開’。”(《京都的風貌》,葉渭渠譯)

可惜我們沒有川端那樣悠閑的情致,更遠不如他那樣熟悉京都。我們只能跟隨著主人到處走馬看花,飛車賞樹。在二條城、三十三間堂這些名勝處所,保存完好的古樹,蓊郁蒼翠,濃蔭如蓋。東山清水寺是近郊,一樣掩映在綠樹蔭中。松本大圓大和尚陪我們參觀時,說到這座江戶時代就興建的古剎,戰爭中有所損毀,正在陸續修繕(我們看到了一些腳下架和忙碌著的建筑工人)。但大和尚對寺中一些古樹在兵燹中幸免于難,很感欣慰。他說,修復殿堂樓閣,雖然也不容易,只要資金充裕也還可以指日完成,而要恢復一株幾百年的古樹,卻不是短期內靠人力所能實現的。聽大和尚一說,我們凝目注視寺內那幾株老樹,就增加幾分親切感,仿佛面對幾位飽經歷史淪桑的老者,他們能訴說親眼看到的種種興亡哀樂。

那天驅車出城,到轷尾山高山寺,更是滿眼古樹成林。參天聳立的松樹、杉樹、檜樹和楓樹,看來至少都是一二百年以上的樹齡了。一大片長青樹林中,一團火紅的楓葉就顯得特別耀眼,明麗欲流,簡直燃燒到人們心中去了。走到近前,抬頭仰望,竟然還不曾見到過這么高大的楓樹。我們原是為了看紅葉而上北山的。日本朋友說:你們來早了幾天,北山的楓葉紅得遲,它要到近冬才真正紅起來呢。這可使我們想念不止了。因吟得漢俳一首:

高處不勝寒,

何事匆匆去不還,

相思葉葉丹。

告別那株路邊古楓,我們來到寂靜清幽的石水院,坐在廊下小憩。極目空曠的秋山,人聲鳥聲車聲全都遠了,似乎一齊湮沒在樹林深處。滿山滿谷的老樹,染成多種色彩:有蒼青的,有深紫的,有翠綠的,也有赭紅的,竟似一座熙熙攘攘、營營鬧鬧的自然大舞臺。它們爭妍斗艷,各擅風騷,卻又相依相偎,相輔相成,和諧一致,渾為一體。它并非出自哪位大師巨匠的手筆,正是大自然通過那千百株古樹施展出來的魅力。我們靜坐凝眸,不能贊一詞,全身心都被征服了。

文章作者】—— 袁 鷹,原名田鐘洛,1924年生,著名作家、詩人、散文家。長期在報社當記者、編輯。歷任《世界晨報》《聯合晚報》副刊編輯。建國后,任《解放日報》文教組組長,《人民日報》文藝部副主任,《散文世界》主編。出版文學創作、評論隨筆的集子約四十多種,散文集、兒童文學作品多次獲全國性的優秀文學獎。




更多精彩內容定期更新,敬請期待……

杭州艾迪雅建筑景觀設計有限公司

如何關注艾迪雅建筑景觀設計

添加微信號:IDEA_LANDSCAPE

搜索微信名:杭州艾迪雅建筑景觀設計

掃描下方二維碼

(圖文內容來源網絡,由艾迪雅整理、編撰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僅供學習交流!)




>相關內容推薦

做爱的视频